真假难辨NO2:北京中嘉国际《汉代玉凳》2.2亿--大河艺术网 
  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影响孩子一生 河南省美术馆小艺术家开始招募啦! ◇ 2018大美河南全国书画大奖赛组委会 关于组委会组织机构变更的声明 ◇ 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今天让我们再读一遍《乡愁》

 来源: 艺兴网

核心提示:2011年初,在北京被拍出2.2亿天价的一套“汉代玉凳”成为当年拍卖市场的“最贵玉器”。近日有网帖爆料,这玉凳实际上是2010年在江苏邳州制作而成。记者调查后发现,天价“汉代玉凳”确为赵姓玉雕艺人在邳州当地根据明代老件仿造。

曾经在北京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

曾经在北京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

网帖爆料:在那个汉代玉凳售出后,这家作坊又再次制作的汉椅

网帖爆料:在那个汉代玉凳售出后,这家作坊又再次制作的汉椅

中新网徐州2月24日电 近日,网上一张帖子爆料称:曾经在北京拍卖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产自江苏邳州,而且还是2010年起历时一年多时间制造的!记者随之赶赴邳州调查了解。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明确称:他在电视画面上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所谓“汉代玉凳”就是前两年邳州玉雕艺人制造的高仿艺术品。

2011年初,被拍出2.2亿天价的一套汉代玉凳成为当年拍卖市场的“最贵玉器”。但时隔一年,关于这套玉器到底是“国宝”还是“赝品”的争论突然爆发,成为各大媒体争相关注的热点话题,这也绷紧了收藏界以及艺术界人士的神经。

2月23日,记者来到久负盛名的玉雕艺人集聚的江苏邳州采访调查。在邳州城区李口玉器一条街上,这个城中村的每条道路两侧基本上都是经营宝玉石行业的各种店铺。记者以买玉人的身份与玉雕商家攀谈得知,他们很多人都说那个天价的“汉代玉凳”是他们邳州造的,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一位杨姓玉雕艺人说:“一个姓赵的人从2010年开始,历时几个月时间,在向阳村加工而成,当时成本就有100多万元,主要是那个料子好。”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邳州城北部5公里的官湖宝石玉器城,采访到了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汪如棉先生。得知记者采访来意后,汪会长就直言不讳的说,这个所谓的“汉代玉凳”就是2010年产自邳州市,当初是作为高仿工艺品出售的,就是向阳村的几个小伙子忙活了一年多,他们还几次请自己去做指导,帮他们提提造型、纹饰及图案的设计建议,当初,他们以230万的接近成本的价格,卖给了一个酷爱艺术品的外地人。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弄到今天竟成为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进行拍卖了。”

记者以买玉人的身份致电玉器作坊老板赵先生,赵先生说,这是他用了1年多的时间做成的,仅梳妆台22个工人就花了7个月,都是分部件生产好再组装的。赵先生从事玉雕行业多年,他说这套玉梳妆台玉凳组合是根据明代老件仿造的。东西做好以后,2010年以工艺品的价格卖给了河北石家庄的买主,售价260万,“光料钱就上百万,我怎么也得赚点。最近两年,原材料价格疯涨,如果放在现在能值500万。卖出去以后,他们怎么操作,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好问”。

对此,徐州师范大学副教授于盛庭认为,鉴定“汉代玉凳”是否赝品并不难,“汉代没有凳子,而且沁色的只有墓出或窖出的才会有。目前历史研究说明,还没有这么高规格的墓葬需要这种玉凳。鉴定文物要有充足的历史依据和考古依据,“汉代玉凳”这两方面的依据都没有,不可能是真品。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李维翰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从这个玉凳的纹饰和工艺上看,江苏邳州和安徽蚌埠都有这个工艺实力。凭借邳州玉雕业的功力,完全有能力做出一件精美的汉代玉器。“最实用的鉴定方法就是看它的阴线,古玉上的阴线是不平整的,因为当时是手工制作,不可能很平整。”李维翰强调,此外,汉代玉器除了作为酒器之外,都是礼器,没有生活用具,不可能出现凳子和梳妆台。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


  河南美术界 更多+  
大河艺术网 邮箱:artdahe@126.com 豫ICP备150053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