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筱剑散文:祭母亲--大河艺术家-大河艺术网 
  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首页 |  | 作品集 | 相关报道
霍筱剑

霍筱剑

艺术家简介

霍筱剑

1974年出生于河南开封,相继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工艺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高研班

2002年供职于郑州市政园林设计院

2003年任禹州神垕霍家钧窑艺术总监

2006年供职于郑州商贸管理学校组建学校雕塑和陶艺专业

2011年任中陶协常务理事

2014年被评为“河南省陶瓷大师”称号

2015年任河南青年陶艺家创作委员会秘书长

获奖情况

2008作品《琵琶女》获河南陶协组织的“河南陶瓷艺术展”银奖

2009作品《牧》获中陶协组织的“闽龙杯”全国陶瓷原创大赛金奖

2010作品《河娃系列》获轻工部、中陶协陶瓷大展金奖

2011作品《乐》“河南之星”大赛、省陶协 原创陶艺一等奖

2012作品《融》“河南省十八届美术作品展”河南省美协二等奖

2013论文《中国古代陶塑和现代陶艺的创作对接》“河南之星”艺术设计大赛一等奖

2013作品《猫梦》获河南首届陶瓷艺术大展一等奖

2013获河南总工会“河南技术标兵”称号

2014作品《悠游》获河南省第二届陶瓷艺术大展一等奖

2014作品《悠游》、《夏夜》、《星空》入选郑州市雕塑公园暨河南雕塑邀请展

2015作品《梦游系列》获中国第十届陶瓷艺术大展(湖南醴陵)银奖

霍筱剑散文:祭母亲
大河艺术网 时间:2016-02-04 15:00:29

屈指算来, 母亲去世11年了,她的音容笑貌常驻我脑海,母亲去世的早,我们兄妹几个都还正在上学,我在念大一,妹妹也在上大学,弟弟正在上高中,母亲撇下一群都未成家立业的孩子就撒手人寰,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如晴天霹雳,母亲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她甚至没看到自己的几个孩子,邻居们说母亲累了一辈子!当我今天的生活越发安逸,内心越感愧疚,母亲的形象最近常在我梦里出现,内心的怀念之情 ,常让我半夜醒来久久不能入睡!

母亲是一个小学民办教师,一生的艰难越发让他和爸爸下决心把几个孩子培养出来,记得童年每当我们兄妹几个面对家庭坤难提出不想上学时,是母亲最痛苦的事,他常常会坐在凳子上掩面哭泣,从此后我们谁也不敢再提及不上学的事。艰难总是伴着奋进一起走过,一家人总是在困难中相互鼓励,相互帮助。相互搀扶着往前走。

记得当年为了自己的目标,我连续五年参加高考,是母亲一如既往地在支持我,最后一年,我实在没勇气考下去了,就远走他乡打工去了,母亲在信中说:“孩子,人生就像爬楼梯,如果你的目标是上到十层,可你努力上到九层半,就差半层没上去,仍然等于零,为了你的梦想回来再爬完这半层楼吧,母亲永远支持你”!正是母亲这番话让我下决心辞掉工作重新考学,最后在全国报考四万多人中我以全国第六,河南第一的专业成绩被北京一所艺术学院破格录取,毕业后又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班,今天这些成绩是跟母亲的支持分不开的。记得当年去北京上学,母亲是多高兴啊!

大一下学期刚开学的一天早上,宿舍楼的老大爷喊我:“霍小剑,电话!”我忙下楼去接,电话那头是叔叔哽咽的声音:“剑,你快回来吧,你妈病重,要快!”我的头脑一下子晕了,我跌跌撞撞跑回宿舍背上包就往火车站跑,边跑边哭:“母亲你是怎么了,过年回家你不是还好好的吗!”我不知道我是在火车上怎样度过那十几个小时的,到了郑州,天已经黑透了,到我家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已经没车了,我忍不住在街头的电话亭给叔叔打通了电话:“叔,我已经到郑州了,我妈怎样了"?电话那头是叔叔的哭泣声:“你妈她,她已经走了!”我放下电话在电话亭里失声痛哭!母亲啊!我就这样从千里之外往回赶,你怎么不等等你儿子啊!

第二天一早,天下着雨,似乎连上天都为我一家感到悲痛,我辗转奔波终于回到家乡的小站,弟弟推着自行车在等我,看我下车一把抱着我:“哥,咱妈走了,咱没妈了!”我搂着弟弟在雨里泪如雨下,我骑上车带着弟弟边哭边往家赶,回到家门口已是哭声一片,母亲静静躺在屋内的床板上,身上盖着床单,我的母亲啊,你这是怎么了?我搂着母亲在哭,父亲在哭,奶奶在哭,一家人哭成一片。

院子里街坊邻居已帮忙把灵堂布置好,母亲是脑血管病,事发突然,连口棺材都没有。村长带头领着村民伐了村里几棵大树,几个木匠在院子里紧张地为母亲赶制棺材,母亲连一张不错的照片都没有,我比着母亲年轻时的一张黑白照片在为母亲画遗像,一边画一边流着眼泪,母亲的一生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放映!

母亲是个漂亮的女人,爱干净,年轻时欣赏父亲的才华嫁给了父亲,可父亲仕途不顺,就跟随父亲回乡下种地了,一边种地一边在村小学做民办教师,她威信很高,深得村民的敬仰,可是母亲不是干农活的料,比如说割起麦子常常连滚带爬,父亲常说母亲跟他这辈子受委屈了!母亲从不埋怨,常跟父亲说:“咱俩这辈子要把这三个孩子培养出来,不能让他们像我们一样”!母亲做到了,如今他的三个孩子都已大学毕业,我们姊妹三个成为我们老家周围几十里学生的典范,相信九泉下的母亲也会欣慰的!

其实母亲的病很早就有征兆,只是她从来不说,当他被抬到病床上时还在说:“我没事,拿点药回去吃吃就好了。”当她在昏迷中仍在说:“我不能死,我的三个孩子都还在上学!”母亲就这样匆匆走完了她的生命历程,走时她才48岁。

处理完母亲的丧事,我请了半个月假陪陪父亲,望着父亲憔悴的样子,我猛然感到我是家的顶梁柱,我不能倒下,我郑重向父亲承诺,今后我不再从家要一分钱,而且我弟的一切上学费用我承担,当时我也只是个学生,一种强大的责任感让自己张开幼嫩的翅膀来护佑这个家,从此后我开始了艰苦的一边读书一边打工的生涯,干过服务生,装卸工,宣传员,装修工,设计师,等等。弟弟也顺利的考到了北京来上学,据说接到通知书那天,弟和父亲到母亲的坟前呆了很久!

国难兴邦,家难兴业!母亲感谢你给了我生命,更感谢你铸造了我的品格,今天我和儿子霍德立于你的坟前,要让你知道,我正在传承着你珍贵的品德!

愿天堂中的母亲幸福地看着她地上的儿女们!

小剑,2010,3,29夜

大河艺术网 邮箱:artdahe@126.com 豫ICP备15005304号-1